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政法動(dòng)態(tài) > 法庭內外 > 正文
東川湯丹法庭的多元解紛探索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04-11  責任編輯:資朗

作為距離昆明主城區最遠的派出法庭,湯丹法庭的腳步還要“邁”得更遠一些。

6個(gè)法官聯(lián)絡(luò )站扎根村委會(huì )就地化解糾紛,變“被動(dòng)收案”為“主動(dòng)治理”;在離湯丹鎮45公里外的紅土地鎮,湯丹法庭在該鎮的一南一北設置兩個(gè)巡回審理點(diǎn),每到趕集日巡回審理,既斷案也普法;邀請有威望的群眾擔任駐庭調解員,借助群眾的力量解決群眾矛盾。

“去年,我們法庭的相鄰糾紛案件立案數為零。”農村最易發(fā)的相鄰權糾紛案件,在湯丹法庭卻是零立案,庭長(cháng)梁龍嬌最清楚其中的原因:大量工作都做在了訴前。

“五中心”融合

打通服務(wù)群眾“最后一公里”

2022年初,東川區紅土地鎮的案件調整由湯丹法庭管轄。紅土地鎮距離東川城區75公里,距離湯丹法庭所在地45公里,陡峻的山路阻隔了法律服務(wù)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為了解決這個(gè)問(wèn)題,湯丹法庭積極爭取紅土地鎮黨委政府支持,在綜治服務(wù)“四中心”的基礎上在鎮政府設立訴訟服務(wù)中心,“五中心”融合,與司法所、綜治中心等單位同堂辦公,在職能上形成矛盾調解、法律服務(wù)的大閉環(huán)。

今年3月8日,梁龍嬌在紅土地鎮訴訟服務(wù)中心門(mén)口公開(kāi)審理了一起民事糾紛。這起案件讓她印象深刻,原因有二,一是訴訟標的高達80多萬(wàn)元,二是當事三方均委托了律師出庭。“一般村鎮上的案件爭議標的都不大,也很少請律師。”兩個(gè)因素的疊加讓梁龍嬌對這起案件更加審慎。庭審時(shí),法庭邀請了當地政府、司法所、派出所等單位人員旁聽(tīng)。

其實(shí)這是一起在農村很普遍的案件,夫妻倆包下法者村一戶(hù)人家的活計,幫房東搭建廚房。此外,還有一些諸如平地基之類(lèi)的零散活。為了加快進(jìn)度,他們叫來(lái)了一名小伙子幫工。在粉刷廚房外墻時(shí),小伙子站在由兩根木椽和一塊木板搭建成的簡(jiǎn)易“挑方”上作業(yè),不慎跌落,建在半坡上的廚房?jì)H地基就有6米高,小伙不幸身亡,由此引發(fā)一場(chǎng)死者家屬追索死亡賠償金的訴訟。

夫妻倆與房東是承包還是承攬關(guān)系?小伙與房東是不是直接雇傭關(guān)系?三方的法律關(guān)系是判決的重要依據,這也恰恰是農村自建房中最厘不清的關(guān)系。

庭審結束后,湯丹法庭干警就地向村民就“承包、承攬及雇傭”等勞動(dòng)關(guān)系開(kāi)展法治宣傳。此外,法庭還專(zhuān)門(mén)針對村委會(huì )進(jìn)行了法治教育,“希望村委會(huì )能在農村自建房過(guò)程中起到監管作用”。

將問(wèn)題解決在“對簿公堂”前

“你們兩家人要在這里住上三代的,如果這么鬧下去,以后子子孫孫天天吵,吵成世仇,有必要嗎?”梁龍嬌心里清楚,這話(huà)一說(shuō),兩家的矛盾也就差不多可以了結了。去年8月,湯丹鎮達朵村兩家人因蓋房子鬧了起來(lái)。緊挨著(zhù)的兩家人,一家蓋房子打地基,堵住了另一家給菜地澆水的溝,一言不合就吵了起來(lái)。

“事沒(méi)多大,就是為了爭那口氣。”深知這一點(diǎn),梁龍嬌打出人情牌,成功讓兩家人握手言和。為了避免以后再出事端,在處理類(lèi)似的糾紛時(shí),梁龍嬌和庭上的人都會(huì )現場(chǎng)拉尺子測定邊界,當事人及村委會(huì )工作人員簽字后,在村委會(huì )留下存檔,為以后可能再發(fā)的糾紛留下裁量依據。這是他們多年工作“悟”出來(lái)的“小心機”:“鄉鄰之間的事,不能簡(jiǎn)單地用條條框框來(lái)判定對錯。”

2022年,湯丹法庭通過(guò)法官聯(lián)絡(luò )站化解了11起糾紛。6個(gè)法官聯(lián)絡(luò )站充分延伸審判職能,聯(lián)絡(luò )法官定時(shí)到村委會(huì )參與糾紛調解,將問(wèn)題解決在“對簿公堂”前,從源頭減少了案件增量。目前,湯丹法庭已在轄區內建立起3個(gè)無(wú)訟社區、2個(gè)無(wú)訟鄉村、2個(gè)無(wú)訟校園。

借助群眾力量解決群眾的事

紅土地鎮地勢狹長(cháng),湯丹法庭在這里設置了一南一北兩個(gè)巡回審理點(diǎn),北邊是彝族聚居地,這個(gè)巡回點(diǎn)起名“德古巡回審理點(diǎn)”,德古,彝語(yǔ)意為有威望的人;南邊靠近紅土地風(fēng)景區,取名“花間旅游巡回審理點(diǎn)”。加上處于中間位置的訴訟服務(wù)中心,在紅土地鎮,法律服務(wù)立等可取。

一張小桌、幾把椅子,拉起橫幅,國徽端放中央,就是一個(gè)簡(jiǎn)單的臨時(shí)巡回法庭。每逢周三趕集日,在紅土地鎮的院壩空地、社區集市時(shí)常能看到這樣的“庭審”現場(chǎng)。湯丹法庭構建起了以鄉鎮黨委為核心、法庭提供咨詢(xún)服務(wù)、村干部發(fā)揮“在地”優(yōu)勢的“三層”法治同心圓工作模式,完善訴前調解信息渠道,發(fā)揮法庭參與基層治理、助力鄉村振興的作用。

除了利用巡回審理的時(shí)機就地排查、化解矛盾,湯丹法庭還專(zhuān)門(mén)邀請在當地較有威望的吳正云做駐庭調解員,專(zhuān)門(mén)調解鄰里矛盾,“依靠群眾,借助群眾的力量解決群眾的事”。紅土地鎮是一個(gè)典型的農業(yè)鄉鎮,隨著(zhù)社會(huì )的發(fā)展,婚姻家事類(lèi)案件逐年增多。湯丹法庭法官周俊憑借豐富的生活經(jīng)驗和耐心,成了調解婚姻矛盾的一把好手,“經(jīng)他調解的家事糾紛,九成以上都能化解。”梁龍嬌說(shuō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