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政法風(fēng)采 > 那些人 那些事 > 正文
跨越4000多公里 一起邊守邊愛(ài)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12-15  責任編輯:符曉

從怒江州福貢縣出發(fā),沿著(zhù)蜿蜒的山路直上,繁華熱鬧的城鎮漸漸遠去,獨屬于3000米以上高海拔地區的風(fēng)景映入眼簾。云南“一山分四季,十里不同天”的氣候在這里完美體現,晝夜溫差大,“有雨便是冬”一天能穿出四季的衣服。

“11月中旬左右吧,這里就開(kāi)始下雪了,云南大部分地方可都還頂著(zhù)大太陽(yáng)呢!”

2019年部隊轉隸,劉明佳放棄留在吉林老家的機會(huì ),來(lái)到云南怒江,成為石月亮邊境派出所的一名社區民警,繼續為祖國戍守邊疆。劉明佳的妻子邊玲玲曾是一名公司出納,如今也跟隨丈夫一起,守在這個(gè)距離家鄉4000多公里的“亞坪夫妻警務(wù)室”。

短暫相聚 我知道了你的不易

2019年1月,是劉明佳第一次來(lái)到怒江,也是他結婚11年來(lái)第一次遠離家人前往異地他鄉,當記者問(wèn)起對初到這里的印象時(shí),劉明佳說(shuō):“山那邊也還是山。”

“要說(shuō)對這里最不適應的,還是語(yǔ)言吧!老百姓的需求咱聽(tīng)不懂啊。”不“友好”的天氣,一天能穿出四季的衣服;巡邏道路的艱險,氧氣稀??;沒(méi)過(guò)膝蓋的積雪,巡邏時(shí)每一步都要用鞋跟鑿出深深的坑,后面的人要順著(zhù)前一個(gè)的步子往前爬,才不會(huì )滑倒……這些都被劉明佳一語(yǔ)帶過(guò)。“這點(diǎn)困難算啥呀?咱當過(guò)兵,身體扛造!”

一次在山上巡邏的過(guò)程中,劉明佳正向隊員細數山路上哪些是保護植物時(shí),不慎被蜜蜂叮傷,脖頸處立即腫起一個(gè)大包“沒(méi)事,先巡邏!”劉明佳堅持巡邏完后再治療。“這山里有的蜜蜂品種,都快把我叮了個(gè)遍吧,這要擱武俠小說(shuō)里,我早就‘百毒不侵’了。”未曾想,這個(gè)大包三年都未消退。

他懷著(zhù)滿(mǎn)腔熱情投入工作,服務(wù)轄區群眾,走村入戶(hù)核查信息,上門(mén)開(kāi)展法律宣傳,用雙腳丈量著(zhù)轄區的每一寸土地。

兒子對父親的想念、妻子對丈夫的思念,讓邊玲玲決定帶著(zhù)兒子南下,去看看遠在云南的劉明佳,談起第一次去怒江的情形,邊玲玲記憶猶新。

“早上7點(diǎn)在昆明坐車(chē),正好趕上下雨、又是趕集天,第二天晚上9點(diǎn)都還沒(méi)到!沿途的高山絕壁,車(chē)圍著(zhù)山繞,一路都不知道吐了多少次。”歷時(shí)5天跨越4000多公里,見(jiàn)到丈夫的一刻,她才知道丈夫已經(jīng)申請到轄區最偏遠的地方執勤去了,看著(zhù)丈夫日漸衰老的容顏、黝黑的臉龐、汗流浹背卻依然挺立的身影,看著(zhù)周邊2公里內無(wú)人居住的執勤點(diǎn),邊玲玲心里五味雜陳。但是,當一位年過(guò)半百的老人將一個(gè)煮熟的雞蛋放到她手里的那刻,她漸漸地明白了丈夫的選擇,她也愛(ài)上這個(gè)地方,因為這里需要守護。

跨越千里 讓我來(lái)守護這份愛(ài)

2020年5月,怒江邊境管理支隊出臺暖警惠警十項措施。“這邊有政策,招輔警,你來(lái)不?”劉明佳也沒(méi)有想到,電話(huà)中一句玩笑,讓邊玲玲辭去了家里優(yōu)越的工作,來(lái)到怒江成為石月亮邊境派出所的一名邊境專(zhuān)職輔警。“過(guò)來(lái)最不適應的事兒就是氣候,誰(shuí)能想到洗一件衣服一個(gè)星期都不會(huì )干呢?”

巡邏的路不好走,習慣了東北濕滑雪地的邊玲玲,還是會(huì )滑倒在這濕熱陡峭的山林中,每次巡邏襪子、鞋子都會(huì )濕透。氣候條件、飲食習慣的差異也讓她很不適應,身上長(cháng)濕疹,腸胃也不舒服,還經(jīng)常感冒,那時(shí)劉明佳最常問(wèn)妻子的話(huà)就是“身體好些了嗎?工作還適應吧!”一有空就會(huì )燒上一盆熱水給妻子泡腳。面對這些困難邊玲玲這樣說(shuō)道:“大城市雖然生活方便,但在這里工作,可以看著(zhù)周邊村寨慢慢‘成長(cháng)’,那種驕傲和自豪,我都不知道咋形容。”

邊玲玲和丈夫一起走訪(fǎng)群眾、宣傳法治、慰問(wèn)困難群眾,甚至在休息時(shí)間,她也會(huì )到執勤點(diǎn)去協(xié)勤,拿她的話(huà)來(lái)說(shuō),和丈夫風(fēng)雨同舟也是一種甜?,F在她的朋友圈沒(méi)有了光鮮亮麗的潮裝和熱鬧的大都市,曬的是自己做的飯菜和警務(wù)室打掃后煥然一新的照片及亞坪的美麗風(fēng)光。她把這里過(guò)成了家的樣子,和丈夫一起守護家的溫暖,守護一份守邊護邊的家國情懷。

無(wú)怨無(wú)悔 一起守護萬(wàn)家燈火

地廣人稀,光靠一個(gè)警務(wù)室的警力是不夠的。自2022年4月,怒江網(wǎng)格化服務(wù)管理推行以來(lái),隨著(zhù)網(wǎng)格員們的加入,邊境巡邏、入戶(hù)走訪(fǎng)、調解糾紛的日常工作多了許多“好幫手”。還給每名到這里放牧的人員建立了檔案,將巡查的范圍擴展到了放牧范圍,將服務(wù)送到了群眾身邊。

“巡邏的路上,我們都習慣拿個(gè)袋子,再配上喇叭,適時(shí)宣傳森林防火、生態(tài)保護??匆?jiàn)可燃物、垃圾什么的就順手撿起裝在袋子里。”

在外人眼里,亞坪是風(fēng)景區,那里山峰林立,河水潺潺,叢林蔥郁。但在他們眼里,這里是邊境通道,容不得半點(diǎn)馬虎,夏季來(lái)臨,大雨傾盆,晴天難見(jiàn);寒冬到來(lái),雪虐風(fēng)吹,執勤房被壓塌多次,但他和戰友們走在踏查巡邊的路上,巡邏的電筒光,執勤點(diǎn)的燈火,無(wú)時(shí)無(wú)刻不在照亮與守護著(zhù)。“每天3、4遍地巡邏,專(zhuān)挑樹(shù)林小道走,老百姓看見(jiàn)我們巡邏時(shí)的警燈,都感覺(jué)很安心,也更暖心了。”

守土有責、守土盡責,是他們的信念。“我就是一顆螺絲釘,就‘釘’在亞坪警務(wù)室了。”從東北到西南,4000多公里的距離見(jiàn)證了劉明佳和妻子邊玲玲愛(ài)的約定,跨越了大半個(gè)中國,邊境線(xiàn)上夫妻崗,攜手守邊關(guān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