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政法動(dòng)態(tài) > 法庭內外 > 正文
曲靖中院“接力”破局,11000000到位!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18  責任編輯:汪雨春

“工程欠款已經(jīng)到賬,該結的款項我們在陸續結了,請法官放心,事情解決得如此圓滿(mǎn)出乎意料,真是多虧了你們!”6月17日下午,一起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當事人帶著(zhù)兩面印有“能動(dòng)執行促和解,千萬(wàn)惠企暖營(yíng)商”的鮮紅錦旗走近曲靖市中級人民法院。

千萬(wàn)工程款支付之謎

2013年11月,云南一家建筑工程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建筑公司”)通過(guò)公開(kāi)競標,中標了曲靖城區某社區發(fā)包的居民小組拆遷安置區住宅工程項目,項目于2018年1月通過(guò)竣工驗收,經(jīng)審計,工程款造價(jià)合計7299萬(wàn)余元。社區撥付部分工程款后仍有1074萬(wàn)余元未支付,因索款無(wú)果,建筑公司于2021年訴至曲靖市中級人民法院。

訴訟中,社區稱(chēng)合同履行過(guò)程中因資金不足,雙方曾簽署過(guò)以82套地基抵3985萬(wàn)工程款的協(xié)議,工程轉款再加上地基抵款,實(shí)際付款早已超過(guò)7299萬(wàn)余元。

經(jīng)法院審理,雙方對工程結算價(jià)均無(wú)異議。但現有證據不能證實(shí)社區主張的“以地基抵款”的事實(shí),同時(shí)也無(wú)證據證實(shí)其向建筑公司履行了地基交付的事實(shí)。故判決社區支付工程欠款1074萬(wàn)余元,并按年利率4.5%計算支付自審計結算之日起至工程欠款付清之日止的利息。然而,一方?jīng)]有收到足額工程款,也未占有使用過(guò)所謂的“抵款地基”。另一方則堅持認為,地基抵款后已不再差錢(qián)。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執行中迷霧漸破

判決生效后,因社區未主動(dòng)履行支付義務(wù),建筑公司遂申請強制執行,曲靖中院于2022年5月9日立案。

接手案件,執行干警當即到社區調查案件履行情況及財產(chǎn)狀況,發(fā)現社區集體資金賬面上只有不能劃扣的民生資金和農戶(hù)建房保證金63.11萬(wàn)元。窮盡財產(chǎn)調查措施后,最終依法查封社區所申報其名下的21套地基。

然而,這時(shí)一名案外人周某以該21套地基屬其合法財產(chǎn)為由,向法院提出執行異議及執行異議之訴,請求解除查封。

梳理案件全貌,執行干警將癥結鎖定到該工程的實(shí)際施工人曹某身上。原來(lái),施工期間,案涉工程居民小組因資金不足決定將82套地基出讓以抵償工程款,抵償工程款需地基出售后,相應款項存入社區,再由社區撥付建筑公司。但曹某和居民小組將地基出售后,收款并未全數入賬社區,也未撥付建筑公司,在這過(guò)程中,部分地基(包含案涉查封21套)又被曹某重復用于個(gè)人民間借貸的抵債,抵給了案外人周某。

迷霧已破,接下來(lái)該如何“解題”?

執行干警多次到找到曹某本人,希望他積極配合化解糾紛,盡快處理好工程內部矛盾。然而,曹某卻聲稱(chēng)做工產(chǎn)生的一系列費用仍未算清,自己不會(huì )理這筆賬。

“接力”破局化干戈

這邊燙手山芋還沒(méi)剝開(kāi),查封的地基又不斷滋生新的矛盾和問(wèn)題。彼時(shí),建筑公司堅持要求社區一次性付清工程欠款加利息,社區認為地基抵了工程款,差錢(qián)不關(guān)己事,施工人曹某承認地基被自己賣(mài)了,但表示和建筑公司之間仍存在做工產(chǎn)生的材料費等欠款糾紛,要建筑公司先與自己清賬,而買(mǎi)了21套地基的老百姓聽(tīng)聞地基被查封,紛紛到法院討要說(shuō)法。

矛盾形成了閉環(huán),如何尋找突破口?

“若涉案地基走拍賣(mài)流程,對購買(mǎi)了地基的老百姓極為不利,群體性矛盾難以避免。”在充分研判后,執行干警一方面反復做社區和曹某思想工作,勸其配合履行判決義務(wù),同時(shí)找到駐社區的掛包干部,共同勸說(shuō)建筑公司正面應對與曹某工程發(fā)包產(chǎn)生的錢(qián)款糾紛,減少各方對抗。

撥云散霧,方向漸明。經(jīng)過(guò)苦口婆心地多輪溝通,雙方從一開(kāi)始劍拔弩張,逐漸呈現緩和態(tài)度。

2024年1月,該案件“接力”到新承辦人老張手里。

“查封地基處置難度大,變現可能性低,一旦強制執行,對社區和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都是一個(gè)雙輸的局面。”在仔細翻閱卷宗后,老張同樣認為,解好這一題的最佳方式是促使雙方達成執行和解。

本著(zhù)善意文明執行理念,老張首先到國土資源部門(mén)了解集體土地拍賣(mài)處置的政策要求,確保查封資產(chǎn)的處置合法有效,給申請執行人吃下“定心丸”。在做好資產(chǎn)處置的準備工作后,抱著(zhù)化解矛盾的終極目的,4月10日,她再次把建筑公司、社區、曹某等人組織到法院進(jìn)行協(xié)商。

協(xié)商過(guò)程中,老張對各方進(jìn)行充分釋法說(shuō)理,詳析利弊關(guān)系,經(jīng)過(guò)長(cháng)達5個(gè)小時(shí)的坦誠溝通,建筑公司和曹某的態(tài)度終于轉變,最終三方達成執行和解:以1100萬(wàn)元的執行金額為基礎,社區與曹某積極按照和解協(xié)議的約定履行完畢全部債務(wù),解決完工程款的問(wèn)題后,建筑公司承諾對建設施工產(chǎn)生的欠款依法履行支付義務(wù)。

4月25日上午,隨著(zhù)11000000元執行案款的最后一筆劃撥到申請執行人賬戶(hù),這起“拉鋸”四年之久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在兩任執行干警的“接力”下終于圓滿(mǎn)畫(huà)上句號。千萬(wàn)工程款順利收回,建設施工產(chǎn)生的材料欠款、農民工工資等問(wèn)題將迎刃而解,辛苦攢錢(qián)買(mǎi)了地基的老百姓也終于心安。

該案執行中,曲靖市中級人民法院充分考慮案件涉及的民生大事及可能引發(fā)的社會(huì )問(wèn)題,以化解矛盾為終極目標,聯(lián)動(dòng)基層干部力量,為涉案主體掃清法律“盲點(diǎn)”、疏通情緒“堵點(diǎn)”、打消顧慮“痛點(diǎn)”,最終使該案以調解的方式圓滿(mǎn)執結,幫助涉訴企業(yè)收回千萬(wàn)欠款的同時(shí),避免引發(fā)更大社會(huì )矛盾,做到了實(shí)質(zhì)化解紛爭。